千赢国际

闭门正是开卷时-

闭门正是开卷时

【光亮书话】  作者:苗怀明(南京大学文学院教授)  人世最乐是读书  本年这个新年过得真是挂心,年后本该各忙各的,或去开学上课,或许上班作业,或去倒闭做买卖,但新式冠状病毒持续肆行,只能大门不出,二门不迈,在家闲居。  《我国通俗小说总目概要》江苏省社科院明清小说研讨中心 江苏省社科院文学研讨所 编 我国文联出书公司(1990年出书)  闲居正是读书时,与其穷极无聊,无所事事,不如翻开书卷,使用这个时刻充充电,哪怕仅仅是消磨时光也好。其实这个主意并不新鲜,一千多年前就有人想到了,这个人便是曹丕。  《红楼梦续书考辨》赵建忠 著 百花文艺出书社 (2019年出书)  说起来历史上真有惊人相似的一幕,曹丕的这个想法正是在瘟疫肆行时发生的。在《三国志》注所引《魏书》中收录了曹丕写给王朗的一封信件:  生有七尺之形,死仅有棺之土,唯立德扬名,能够永存;其次莫如著篇籍。  疫疠数起,士人凋谢,余独何人,能全其寿?  《续三国演义》(明)酉阳别史 岳麓书社(2014年出书)  据《魏书》记载,曹丕此刻“故论撰所著《典论》、诗、赋,盖百余篇,集诸儒于肃城门内,讲论大义,侃侃无倦”。这儿所说的“疫疠数起”指的是建安二十二年(217年)的那场大瘟疫,当时许多文士因而丧身,建安七子中的五位即徐干、刘桢、陈琳、应玚、王粲在这场瘟疫中丧身,加上此前已逝世的孔融、阮瑀,建安七子在这一年悉数退出历史舞台,由此不难想见当时疫情严峻的程度。  袁培基绘《草庐读书图》材料图片  这篇信件篇幅不长,但内在适当丰厚,给人形象深入,作者面临逝世的那份沉着和淡定让人感动。当时瘟疫盛行,不少人为此丧身,有不少人是作者的朋友,此刻他还能沉下心来著书立说,谈文论道,乐此不疲,这自身便是一种境地。并不是对朋友的逝世漠视,这是面临无常人生的一种情绪和方法,虽然是帝王之身,曹丕并没有逃脱死神的优先权,相同面临着瘟疫的要挟,与其束手待毙,不如做些有意义的工作。  身为帝王,曹丕垂青的不是权利和财富,而是著书立说,以此寻求永存,在其《典论·论文》中也有相似的说法:“盖文章,经国之大业,永存之盛事。”比起那些将心思用在修仙成道以求长生的帝王来说,曹丕的境地不知道要高出多少。从古至今,每个人都在寻求永存,究竟何为永存,怎么才干做到永存,曹丕用举动给出了自己的答案,话虽不多,但耐人沉思。  无论是防疫期间仍是平常家居,读书最好是找个没人的当地,一是以免被感染,二是能够静下心来,不受外界搅扰。在这方面,古人仍是有许多经历值得学习的。笔者很喜欢黄图珌在《看山阁闲笔》里说的这段话:  明窗净几,开卷便与圣贤对语,天壤间榜首高兴事也。然亦有时有处,有情有景,不行不知也。  夫明月当轩,清风拂户,有当时也。山静日长,云深径僻,有其处也。鹤和松间,蛩吟砌畔,有其情也。花笑阑前,鸟啼林外,有其景也。  至若有时有处,有情有景,然后开卷吟诵,其高兴又何可胜言哉。  读书是一件苦事,需求勤勉、专注,锲而不舍,才干有收成。但这不是读书的悉数,不然就没那么多人乐意拿起书本了,这儿所讲的是读书的另一面,那便是享用高兴。文章不长,但写得充溢画中有诗,心旷神往。文章开宗明义,读书是与历代圣贤的跨时空对话,这是一件全国最为高兴的工作。既然是“天壤间榜首高兴事”,那就需求必定的条件。作者将其归纳为“有时有处,有情有景”。时是时刻,最好是明月当空、清风吹拂的夜晚;处是地址,最好是在山间林里,云深路僻、少有人踪的当地;情是情形,最好是鹤鸣松间,虫吟台畔;景是现象,最好是花开栏前,鸟鸣林外。  如此良辰美景,正合适读书,身处此刻此处,此情此景,“开卷吟诵”,其间的高兴只可意会,难以言传。假如读书仅仅是一件苦差事,怎么或许会有那么多人乐此不疲。作者用如画之笔,描绘了这种高兴。当然,要找到这样完美读书的条件并非易事,关键在于心态。疫情期间,闷在家里,每天看着不断增加的确诊病例数字和各类形形色色的新闻,不免有些烦躁。读书或许能够让心里平静下来,至于读书的环境,正所谓心远地自偏,就把自己的家宅想成草庐吧。或许等疫情曩昔之后,返璞归真,将家宅依照茅屋的姿态装饰一番。一笑。  读些什么书呢?  疫情阻隔期间,每天待在家里,却是很合适读书,可是,读些什么书呢?就读读闲书吧,闲来读我国古代小说中的续书。  小时候听父亲讲故事,总是爱问:“后来呢?”等父亲把一切故事讲完,唐僧师徒取经成功,阿斗流连忘返,梁山豪杰云消雾散,仍是不断在问:“后来呢?”虽然知道父亲被一路诘问得很烦,有或许发火,但好奇心仍是占了优势。长大之后自己看书,看到最终,掩卷而思,仍不由得提问:“后来呢?”其实,这不是我一个人的疑问,也是你的疑问,他的疑问,能够说是世界上一切读者的疑问。  为了满意读者的这种希望,古今中外的作家只好不断编撰续集,无论是柯南道尔写福尔摩斯探案,仍是电影导演拍星球大战,都是如此。比较之下,我国读者好像好奇心更重一些,从层出不穷的很多续书能够看出这一点,无论是续书的总量,仍是续书在整个小说作品中所占的比重,都是西方小说无法比较的。  据计算,在《我国通俗小说总目概要》所著录的1164部小说中,续书达150部以上,约占悉数小说总量的13%,由此不难想象我国古代小说续书创造的盛况。能够夸大点说,一部我国小说史,便是一部小说续书史。我国古代艺术成果高、撒播广泛的小说作品部部都有续书,无一例外,形成了一个风趣的众星捧月现象。  这儿扼要罗列一下古代小说名著的续书:  《三国演义》续书:《后三国石珠演义》《三国志后传》《三国因》《新三国志》《新三国》。  《水浒传》续书:《水浒后传》《后水浒传》《荡寇志》《新水浒》《古本水浒》《残水浒》《水浒拾遗》《水浒新传》《水浒别传》。  《西游记》续书:《续西游记》《西游补》《后西游记》  《金瓶梅》续书:《金屋梦》《新金瓶梅》。  至于《红楼梦》,那可要独自说道说道啦。环绕这部经典名著创造的续书假如连当下的这些也算上,据赵建忠教授计算,现已到达200部了,可谓中外小说史上的奇观,现在光研讨这一现象的专著都出了好几本了。这儿罗列一些《红楼梦》续书的姓名:《后红楼梦》《续红楼梦》《补红楼梦》《新红楼梦》《红楼复梦》《红楼梦补》《红楼梦后》《红楼梦续》等等。  我国古代小说续书的接续方法有两种:一种是一书一续,另一种是一书接连。所谓一书一续便是一部续书完结之后,下一部续书重整旗鼓,与前一部续书内容无关,而一书接连则是后一部书接着前一部续书,不断续下去,内容前后联系,相似于短跑竞赛中的接力。  四大名著及《金瓶梅》的续书主要是一书一续,假如就这类续书的数量而言,《红楼梦》无疑是最多的,这是我国纪录,也是世界纪录。至于该怎么点评、是不是值得自豪喝彩,另当别论。  但假如要论一书接连的小说续书数量,可就数不着这些名著了,无论是《红楼梦》仍是《三国演义》《水浒传》《西游记》,它们的续书一般都是一续罢了,根本没有接力赛相同对续书进行二续、三续的,更不用说四续五续了。  对小说能一向马拉松一般续下去的,要让位给那些故事性更强、更有读者缘的盛行小说。究竟能够续到多少呢?把这些续书放在一同,似乎在看一场小说续书大赛。  榜首部候选小说是清代最早融公案、侠义为一体的新式小说《施公案》。《施公案》能够续到多少呢?能够到十续,加起来一共528回,后来不少书坊将其合称《施公案全传》刊印。一部小说,接接连到十续,这肯定是一个文学史上的奇观,用句时下盛行的话来说,现已能够秒杀四大名著,秒杀一切国外小说了。  这是不是续书的极限呢?当然不是。能够这么说,假如去参与举世小说续书之最锦标赛的话,《施公案》仅仅获得了报名资历,报名与获奖究竟还有很大的间隔。假如它想进入复赛的话,首先要面临自己死后相同为公案侠义小说的《七侠五义》。  《七侠五义》系俞樾依据《三侠五义》稍做改编而来,能有多少续书?不便是《小五义》和《续小五义》这两部吗?当然不是,这两部续书市面上卖的处处都是,这是比较常见的,笔者这儿要说的是不常见的。惋惜的是,这是一场没有悬念的对决,由于实力相差真实悬殊。《七侠五义》究竟能续到多少?二十四续!这是依据相关记载而来的,笔者只见到了二十续,这现已算是不错的了。二十四续,悉数加起来多达一千多回,这个成果足以把《施公案》甩出一条街去,让其黯然离场。  但好戏还在后边。假如要进行半决赛的话,《七侠五义》只能到此停步,由于它遇到了一个更为强壮的对手,那便是也属公案侠义小说的《彭公案》。正集之后,各路作者展开了《彭公案》续书大赛,一路高歌猛进,纷繁赶超《施公案》《七侠五义》,究竟飙到多少?至少三十三续!这还仅仅笔者现在所见到的最大数字,至于还有没有更多,尚待考实。就按三十三续来说吧,这现已足以让全国小说家望而生畏了。  但最终的续书冠军,还不是《彭公案》,而是《济公传》。明清时期,专门写济公的小说有好几部,《济公传》是其间的一部。《济公传》能续到多少?四十续!一共1755回,六百万字!这便是中外小说续书拉力赛有史以来的最高纪录,能够说是前无古人,至于说能否到达后无来者,恐怕是,但话不能说得太死。  写续书是一件吃力不讨好的工作,常常被人讥讽为狗尾续貂,不过续书全体水平不高也是一个现实。就艺术水准而言,一百二十回本《红楼梦》的后四十回应该是写得最好的,许多人读过,但没有意识到它是续书,接受曹雪芹的前八十回而来。写得好些的还有陈忱的《水浒后传》和董说的《西游补》,都是有寄予之作,非泛泛续书者可比。此外,《小五义》《续小五义》还能够翻翻,至于其他续书,一般读者就没必要读了,写得很烂,读也读不进去,就把这个艰苦的使命交给那些专业研讨者吧。  《光亮日报》( 2020年03月14日?09版)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Back To Top